栏目:

公告:多个广告位_视频图片小说,更多关注,请发邮件123456@qq.com
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

两颗心的距离 - 第3页

2019-10-29

丁又宁失笑。“爹地,你以为我想干么?”

  严君临挑眉,一副“难道你没想干么吗”的表情。

  知女莫若父,他几曾看宁宁介意过旁人的观感?身处演艺圈,招黑的机会可多得去了。

  “好啦,我承认我以前见过他,但他好像忘记了。”还忘得一干二净。她表情有些闷。

  “他是欠了你情还是欠了你钱?”还非得记住她不行?

  “当然是欠钱罗!”半真半假地戏谑道。“我现在身无分文,超穷的!”

  最好是。

  “借据拿来,我帮你讨。”

  “谢了。”丁又宁顺势将手搭上那伸来的掌,慢悠悠地笑回——

  “我自己的债,自己讨。”

  第二章  树洞(1)

  俗话说,不是冤家不聚头,验证在他们身上,还真是半点不差。

  为了替新戏宣传,丁又宁近来勤跑通告。这时期综艺圈的形态有些病态,多以整治艺人为乐,砸派、水球、整人、吞虫、恐怖箱……什么都来,艺人被整得愈惨愈狼狈,观众愈爱看,而,丁又宁无法免俗的,也遇上那么几个。

  说来也还好,她家经纪人会挑通告,太变态的不会让她去受委屈,她上一个节目是摸恐怖箱,其实早猜出里头是鳗鱼,但为了综艺效果,又不能表现得太淡定,还得适时配合着面露惊恐。

  今天录棚外节目,与某知名大卖场借场地拍摄,每组艺人各自寻找路人搭档,游戏规则是限时内随意挑选卖场内二十样商品,总金额相等于制作组所规定的数字即过关,奖励是自己所挑选的物品,还有三分钟可为新戏宣传。当然,未过关就是砸派处分。

  比起上一个被整得花容失色,回来直哭着说再也不上这个节目的小师妹,她还有过关的奖励规则,人性化多了,没什么可抱怨的。

  适逢假日,卖场内人潮颇多,虽清了场方便录影,但围观群众还是挺可观,她一眼便望见人墙外围那道熟悉的身影。

  大家都往内围挤,那男人被堵住去路,思考该如何绕道的当口,被她叫了住。

  蔺韶华听她说明原委,本欲推拒,她抢在前头说:“拜托、拜托,不要让我被砸派。我会过敏,上次被砸派,皮肤起红疹一个礼拜无法见人。”

  这么惨?

  她恳求的表情摆得太真诚I蔺韶华到了嘴边的推拒言词,反倒说不出口。

  好半晌,吐出一句:“我不能保证。”世事没有绝对。

  意思是,答应了。

  她笑开脸。“我相信你!”

  蔺韶华心下一动,瞥视她。

  其实,她也没多大把握,主持人赛前作简单访谈,问她为什么选他,她说:“我相信自己的眼光。”真的,就只是选了,就全心地相信他可以,择人不疑,疑人不择,如此罢了,真要说还有什么,或许一也因为他全身所散发的沉稳气场,令她安心。

  短短三分钟的赛程,他表现得无比镇定,至少比起其他队的兵荒马乱、慌不择路,他看起来冷静多了,有条有理地出声指示她拿些什么东西。

  游戏终止,他们完成任务归来,节目组——加总完品项金额。倒数十秒公布结果前的访谈,主持人问她紧不紧张结果?

  她笑回:“听天由命罗!”

  读秒完,结果公布的瞬间一万派齐飞。

  蔺韶华有一秒的错愕,旋即,未加思索地移身护住她。

  他被砸很惨。

  主持人笑称:“看来你的眼光精准度还要再加强喔!”

  录影结束后,他们在后台清理,蔺韶华灾情太惨,换了工作人员替他准备的干净衣物,正努力清理满头满脸残余的白色卖状物,她倒还好,只漉到部分飞散开来的残渣。

  “那个一谢谢你。”

  “不用谢,我并没有帮到你什么。”

  丁又宁停下擦拭的动作,侧首瞧他。“你挑的商品,其实一毛钱都没有误差,对吧?”

  蔺韶华动作一滞,又继续往耳后擦拭。“何以见得?”

  严格来说,他们并不算认识,但她却能毫不犹豫,用那样坚定的语气说:我相信你!

  那一瞬间的笑,很明亮。

  “因为你的表情很错愕,显然这结果不在意料中。”爹地只说他是会计师,但并不代表会计师一定要精通心算,她只是碰碰运气,而显然的,他心算能力应是极佳。

  “你不用介意,他们打一开始就决定要砸我派了,今天不管你表现多好,结果仍会是这样,不是你的问题。”见他蹙眉,她笑回:“你不知道作节目的生态呀,这种黑箱作业,司空见惯。”反正后制时,画面剪接一下,他们究竟有没有金额误差,谁看得出来?

  “你得罪了谁吗?”不然人家为什么非要砸她?

  丁又宁噗哧一声,笑了。“你真的很实心眼耶。”

  她自信地选择了他当搭档,他一路冷静沉着一毫无意外完成任务了结束。

  瞧,多无趣,多没哏?

  节目要爆点、要高潮呀,她是今天的主要来宾,画面以及做哏多半会在她身上,她甚至可以预料到她被砸派的画面会被剪接成节目重点预告。

  “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。”作节目连最基本的诚信都没有,如此迂回作假,把观众当傻子,他实在不能苟同。

  丁又宁审视他的神情。“我猜,你应该不是讨厌我,是讨厌我的职业,对吧?”

  也就是说,他一开始,就认出她是谁,才会退避三舍。

  蔺韶华未语。

  她猜对了,他真的不是讨厌她,他厌斥的,是她所属的环境。

  “看来我又帮你找到一个讨厌演艺圈的理由了。”

  他张了张口。“其实……”也没那么讨厌。

  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至少,明白不是自己太顾人怨。

  她知道什么?

  补完妆,工作人员来唤她,要她过去讨谕下一段节目的录制,忙完再回来时,没看到蔺韶华的人,问工作人员,说是打理好便自行离开。

  “他有没有留话给我?”

  “没有啊,要说什么?”

  “没有啊……”她重复低吟。

  那日之后,约莫又过了一个礼拜I蔺韶华几乎已将此事忘记,午后,一名娇客的到访,又为他平静的生活掀起小小波澜。

  “蔺哥、蔺哥,外面有人找你——”

  女孩冲进来,不知是兴奋抑或奔跑所致,颊腮泛起两朵红晕。

  “找我就找我,慌张什么?”又不是没被找过,会来事务所的十有八九是客户。

  看出他在想什么,吕薇霓回:“不是客户喔!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是个大美人昵。”见他神色未变,吕薇霓无趣地低哝:“就知道!再漂亮的大美女,到了你眼前也只剩木头一块。不过这次真的比较特别,人家好歹也是当红的大明星,你多少拿出一点点热情来好不好?别让她太没面子。”

  大明星?他大概猜到是谁了。

  跟他有过交集的大明星,也不过就这么一位。

  搁下手边的工作,起身前去查看时,吕薇霓忙道:“可以帮我跟她要一张签名照吗?我超喜欢她的!”

  蔺韶华回头瞪她,吕薇霓双手合十,摆出乞求姿态,水眸闪亮亮,以唇语无声道:拜、托!

  他当没看到,无情地转身走人。

  走出办公室,事务所内人心浮动,大伙已被娇客的到来扰乱一池春水,无心工作。

  人被请进接待室,身边围绕着一群不该在这里的闲杂人等,这个问她茶会不会太烫?那个问她咖啡喝不喝得惯?接着说你这次的古装扮相超美……

  而那厢,则是发挥巨星风范,带着笑耐心聆听、优雅亲民。

  他怎么不知道他们事务所原来有这么多名接待?

  “小张,你茂全的的季报做好了吗?显铭,你手上那份对不上来的损益表数据,跟他们确认过了没?还有阿伟——”不等一一点名,其余人很有危机意识,立即快闪。

  清完场,望向那笑吟吟喝咖啡的来客。

  “你来这做什么?”

  啧!又板起一张脸了,要不是在他员工身上有修补不少残破的自信心,还真会被他打击到。

  “送东西来给你。”

  指指搁在桌上那一大箱物品,蔺韶华打开纸箱,是那天录节目,他所挑拣的商品。
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
看视频